黑龙江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吆喝与隐忧四川狂飙中国化工基地

发布时间:2019-09-19 07:46:05 编辑:笔名

吆喝与隐忧:四川“狂飙”中国化工基地

生意社10月22日讯

“到明年,达州可年产天然气200亿立方米,天然气净化附产脱硫400万吨,成为亚洲的硫磺生产基地!”在10月20日闭幕的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上,达州市委包下成都凯宾斯基酒店整个蜀秀厅,市委书记李向志亲自担任招商人,向前来参加展会的国内外投资者推荐项目。 隔壁一厅同样热闹,雅安市拉起招商大旗,吆喝声此起彼伏。 而早在展会召开前,四川尤其是川东北气矿资源丰富的几座小城,从书记、市长到天然气园区管委会主任、招商局局长,甚至项目科科长,齐聚省府成都,备战西博会——四川每年的招商引资会。 各地派出的领导都大有来头。李向志前身是四川省化工厅化工专家,广元市委书记罗强和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天然气综合利用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张尚华均是石油博士。 竞相推销项目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支撑”:10月10日,四川省经委发布的《四川省石化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行动规划》称,到2011年,四川将建成全国的天然气化工基地,投资规模高达800多亿元。 大化工“狂飙” 这一中国的天然气化工基地包括,3年时间,四川将着力打造6大销售收入上百亿元的园区:即泸州西部化工城、达州天然气能源化工基地、自贡新材料基地、德阳新市工业集中发展区、眉山金象工业园和乐山盐磷化工集中发展区。 四川省经委医药化工处处长肖世同说,四川石化产业主要包括以天然气、硫、磷、钛、盐卤为优势矿产资源的化工产业,还有以国家在四川建设的重大炼化一体化项目为支撑的石油化工产业。 规划发布于西博会“前夜”,似乎是有意为各地招商暗战提供阵地。 很少有人还记得,贵州瓮福集团的金钢去年坐在达州招商引资会的听众席上。一年之后,他已坐上了主席台。去年西博会后不久,瓮福集团就把全国的精细磷化工生产基地放在了达州,一期投资40亿元,原计划三年建成,实现130万吨磷矿浮选、80万吨硫酸和50万吨磷酸的产能。 当然,金钢已是瓮福达州化工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到10月21日,磷酸装置全部开工,工期提前了两年!”他说。 同是借助高含硫天然气发展磷化工,吆喝不够的德阳工业园区,就这样被达州抢了先机。 今年西博会,达州又成功签约43个项目,包括中石化投资在内的天然气能源化工及配套产业,签约金额192亿元。 除了达州,同处川东北气矿带上的其他城市也积极参战。 10月19日,广元市天然气综合利用工业园区管委会项目科科长张辉告诉,这次中石油和广元签下大单:共投资4亿元,合作开发九龙山—龙岗西净化厂和九龙山天然气脱水厂,并和中石油华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气化广元项目,投资10亿元。 巴中重点推出天然气开发8个项目,包括草甘瞵、氢氰酸、三聚氰胺、二甲醚等,总投资超过390亿元。 外资石油巨头壳牌石油和道达尔也在广元考察接触。“道达尔在广元的天然气制烯烃项目还在谈,并没有放弃。”张辉对说。道达尔先是达州败北、继而广安遇冷,广元也面临搁浅。 西博会上,没看到两石油大腕的身影。平静的背后,意味着四川各地更长时间的较劲。 “气盆”致命伤 四川天然气并不富集的地区也在西博会上赶趟儿。如绵阳把天然气化工作为优势产业之一,发展精细化工。凉山州携188个项目挤进西博会,拟引资491亿元以上,其中也有天然气化工项目。 而事实上,在四川大化工布局的另外一面,不仅仅是少数地区,号称中国气盆的四川,其实根本无法绕开气源不足的致命伤。 身为中国成达工程公司“川东北天然气利用产业布局”研究项目组经理,俞长昌在本报采访时说,道达尔项目,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气源不足。 不仅还没来的项目被“气”挡在了门口,已落成的项目也面临停产。 “齐鲁石化达州大化肥推迟投产,泸州甲醇缺气,泸天化的设备在轮流停产、检修。成都双流也有化工企业停产,今年是没希望复产了。”肖世同说。 缺气在中国,是不争的事实。中投顾问发布的天然气投资报告指出,预计2020年,中国天然气需求量为亿立方米,而去年油气企业生产总量不到800亿立方米。 随着普光气田的发现,到2007年底,四川天然气累计探明储量1.6106万亿立方米,产量172亿立方米。四川成为全国油气储量大省。 受世人关注的是“川气东送”管线。作为中石化“一号工程”的普光长输管道包括一条干线和六条支线,主干线由西向东途径四川、重庆、湖北、安徽、江苏、浙江、上海五省二市,输气量120亿立方米/年。其中,达州专线81公里,输气量26亿立方米/年。 随后,中石油在广元发现龙岗气田。据公开资料显示,新发现的九龙山、元坝、龙岗西三大气田,去年已探明储量达2000亿立方米,预计2010年将累计探明储量达4000亿立方米。 巴中天然气圈闭面积达10802.4平方公里,初步勘探天然气资源总量约为10343亿立方米,现已探明储量为1500亿立方米。 然而,在大量投资天然气化工的背后,尽管四川坐拥大气盆,但地方截留的气并不多。 “四川用气缺口非常大。据有关部门统计,去年全省工业和民用气缺口为20亿立方米,天然气化工原料气供应缺口就占了一半。今年,全省用气缺口高达50亿立方米!”肖世同说。 “用气指标的多少,决定权不在当地政府。宝贵的气源,牢牢掌握在中石油、中石化两大油气开发企业手里。何况,当地留气比例要国家发改委批准。”他说。 重复投资嫌疑 “化工基地”似乎也很难绕过重复投资的坎。 在达州天然气能源化工产业园里,香港玖源和齐鲁石化的合成氨-尿素项目正在上马。 发现,振兴规划列举的大企业里,生产合成氨-尿素装置的不下10家,但肖世同指出,“在四川天然气化工产业里,合成氨和尿素比重明显过大。”肖世同指出,现在,尿素已建产能达400万吨,大量出省。合成氨也有400万吨的产能,省内只能消化300万吨。 他很担忧,化工是受金融危机冲击的行业之一,整个肥料市场低迷。尿素现价1400元/吨,去年高达1600元以上。“我们希望尿素能往两个方向往下延伸:复合肥和三聚氰胺。”他说,双甘膦也是一窝蜂,“产能已经过剩。” “我们希望园区走特色之路。”肖说。按规划,3年内,四川要打造6条天然气化工产业链,分别是泸州以泸天化为首的天然气化工和磷硫钛产业,达州以瓮福和中石化为代表的磷硫和天然气化工产业,自贡依托化工部晨光研究院发展新材料产业,德阳以磷化工为主,金象化工的小机复合肥和尿素深加工,乐山发展盐磷化工和多晶硅。 除了重复投资严重,跑遍了整个川东北天然气矿的化工专家俞长昌在本报采访时称,“签的新项目很少,尤其是高技术含量的几乎没有。” 肖世同也表示了类似的看法:“有的地区找不到新项目,就在成熟项目里去找。”相关关键词:铜 铝 铅 锌 锡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有赞微商城登入
怎样开微店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