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绿野冬韵征文雪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3:54 编辑:笔名

(一)  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伴随着一夜北风之侵袭,温润的江南也迎来了罕见的大雪。雪,如粉尘,如白糖,如白玉,晶莹剔透; 如美丽的玉蝴蝶在空中飞舞;似迎风而飞的蒲公英,飘飘扬扬;如一朵朵大自然赐予的小花,轻轻盈盈,忽散忽聚;如含羞待出嫁的姑娘,穿着白色的婚纱在空中曼舞。  雪,像一只活泼的小鸟,时而落在树梢,时而爬上房顶,时而跳跃在大地, 时而停落在一座座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草垛,简直是苍天精心雕刻的杰作,人见人爱。  雪,是那么纯洁,人人对他疼爱有加,捧在手心怕化了,放在地上怕脏了。  雪,绝顶聪明,不到四岁就有了神童之美称。唐诗、宋词读了一遍之后便倒背如流 ,一千以内加减不用老师指点,随问随答,百分之百正确无误。村人都说“雪,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大的出息。”家人也把他当作骄傲的资本。在学校,有老师夸着;在家里,有父母宠着;在村子里,有村民羡慕着。   然而,雪不满足于这些触手可及的花环,总想在平静的雪地里激起一些惊涛骇浪。  在一个雪后初晴的午后,雪跟着伙伴们来到了一片荒芜的枯草地。那草地上有一只不太守规矩的老牛,雪把一只腿横搭在牛背上,双手扶着牛的脊背,用另一只脚掌用力一蹬,一个雀跃爬跨上牛背。伙伴们什么时候离开的,雪也没注意到,亦或是他们根本没来到这个世界?雪这样想着。这牛虻王并没有惊恼,而是温柔地抚摸着雪的小脸蛋。这时雪看到自己原来可以如此高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牛虻天国?雪已经喜欢上这里了。  (二)  雪来到了这牛虻王的世界,还沉浸在这高高至上的喜悦中时,有一只小牛虻飞来舔了舔雪的脚丫。小牛虻的毒液瞬间通过雪的血液流遍全身,雪的神经细胞顿时感到痒痒的。但有牛虻王的爱抚,暖暖的,雪也顾不了小牛虻的叮咬。  以后,雪只要有空就来这牛虻天国。每天还照样有小牛虻来光顾他,随着雪来的频率越来越高,雪周围的小牛虻也越来越多。雪已经习惯了让这些小牛虻的毒液注入自己体内,甚至觉得没有牛虻的日子是那么枯燥无味,魂不守舍。  雪吸入牛虻的毒液,毒液在整个体内迅速扩散,蔓延,充满毒液的细胞在体内继续分裂,慢慢地,雪自己也成了小牛虻。小牛虻因为有了雪的初吻,因为雪的单纯也爱上了雪。牛虻王看到如此冰雪聪明的雪,一定能够大有作为,开始制订一系列对雪的培养计划。  “雪,你是个机敏的孩子,我们结拜兄弟吧,你一定能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 牛虻王说。  “好,难得大哥看得起我,这般器重我,我愿跟随大哥鞍前马后,在所不辞。”雪如遇救星般爽快地答应了。  “我牛虻(雪)愿与雪(牛虻)于今日在牛虻天国结为兄弟,虽非亲骨肉,但比骨肉亲,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黄天厚土为证,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牛虻与雪同时跪地立下誓言。   (三)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声响过之后,四年级一班的教室中间还有一个座位空着。春后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格,照射在教室的空座上,空座显得格外显眼。老师习惯性地扫视了一遍教室的各个角落,雪才慢悠悠地走进教室。  “雪,你近上课总是迟到,你今天的作业本为什么又没交,是不是没做完?”老师不只是一次两次这样问雪了。  “我忘记了,老师!”  “雪,你近怎么啦?上课总是魂不守舍,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什么困难能不能跟老师说说, 老师会帮助你的。”  “老师,——没事。”雪支支吾吾道。  “好吧,那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课上到一半时,老师问:“哪个同学能说说蝙蝠飞行的秘密?”  教室里一双双小手纷纷举了起来,甚至有的同学为了达到让老师注意的目的,举手时故意加大力度,课桌发出了咚咚咚的响声。有的把手举得高高的,甚至还禁不住大叫:“我知道,老师!”   “雪,你站起来说说蝙蝠为什么会飞行。”按惯例老师一般会提问举手的同学,可今天老师必须亲自考考雪的学习状态。  雪站起来,半晌也答不出一个字。以前,别人回答不出的问题,老师才会让雪补充回答,每次都能给出精彩的答案,而今天就这样一道简单问题,雪竟然吐不出只言片语。   (四)   “喂,有人在吗?请问雪的爸妈在家吗?”放学后,老师来到雪的家里,看到大门虚掩着,老师试探性地喊问着。  只听到门外一群牛虻奔跑的脚步声,屋里似乎找不到半个人影。  奇怪,刚刚放学,按理,雪应该在家,可是今天连雪的影子也抓不住,老师正这样想着。雪听到喊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屋。  “老师,你怎么来啦?”雪一脸惊慌。  “雪,你放学后不做作业,去哪玩了呢?”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放学后可以适当玩耍,但一定得记住先把作业写完,知道吗?”   正在老师与雪谈话时,吱嘎一声,门开了。  “你好,我是雪的老师,你是雪的母亲吧?”老师立刻站起身跟那刚进门的中年女人打招呼。  “你好,老师!我是雪的妈妈。”雪的母亲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雪近有点反常,时常作业交不上,上课也总是心不在焉。我来看看是不是你家有什么困难。”  “我家好好的,没事,谢谢老师关心!”  “哦,这样就更好,不过,你督促一下雪的学习,他近上课有时会迟到,以前从来不会的。”  一阵谈话之后,老师回去了。  我的雪那么聪明,他是我为之骄傲的心头宝贝,应该没老师说的那么严重吧。雪母心想,也就把老师的话当作耳边风。  时光清浅,教室里那个偶而迟到的空座位,隔三差五成了整日的空位。  街头巷尾时常三五成群聚集了一些人, 在悄悄议论雪的所作所为。期间也有很多好心人提醒过雪的父母,让他们严加管教雪,雪已经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气。小小年纪的雪已经是一赌场高手,抽烟、喝酒,无所不能。  邻居亲眼看到雪进了自家的楼房,而后藏于箱底的五百多元现金不翼而飞。她来到雪的家中,悄悄把这件事告诉雪的母亲。  “不可能!我家雪不可能会做那些事的!”雪的母亲情绪很激动。  村人多次受到过同样的反驳之后,再也没有人敢直言,只有努力管好自己的钱包,看好自家 孩子不与他交往。   (五)  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阳光早已隐居到了山野丛林。夜,显得如此寂静,只听到雪父夫妻俩彼此的呼吸,此起彼伏的心跳,偶而能听到远山有一两声乌鸦凄惨的叫声,在空旷的山谷回荡,震慑千转柔肠。  手机忽然传来一阵 《雪的告别》 的铃声:“雪潇潇洒洒地飞扬 ,华丽地告别,没有顾及春天的感受, 肆意地漫天飞舞。春风也变得凛冽 ,来渲染雪的离别,不说再见, 只是尽情地在天空书写。似乎这是迟来了一个世纪的冬天,在春天的世界 ,不管黑夜白天,霸占着已经快要苏醒的空间,表演着属于自我的天真无邪,雪潇潇洒洒地飞扬,华丽地告别 。”  “喂,您好!请问您是雪的爸爸吗?雪出事了,请速来牛虻天国一号弄七号楼。我是逃出来的,速来!我挂了!”电话里传来一尖细的女音。雪父来不及多问,电话已经只剩下嘟嘟嘟的呜咽声。  村子里顿时沸腾了,小四轮、摩托车、的士……村子里所有的车辆声音全部杂合在一起,掺杂着咚咚咚咚的心跳声,一齐向村外的拐角处急驰而去,只留下一串叹息,一阵议论声在空谷里随着小溪的水流淌。  (六)  四十分钟后,全村中青年男子全都来到了牛虻天国,一号弄里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知道是雪父来了,自然地给他们腾出了一条通道。小牛虻们都已飞得无影无踪,只有一只俏丽的女牛虻在引领他们前行。  雪,在灰暗的灯光下,全身中了七刀,其中致命的一刀命中心脏要害部位。雪硬邦邦地倒在血泊中,直腾腾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似乎要变成冰柱,流传千古。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雪的母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没有眼泪,一头撞在水泥墙壁上,倒了下去。  她看见了一只小牛虻在她的头顶盘旋,时而抚摸着她那痛苦的脸。过了一会儿,小牛虻终于说话了:“妈,你怎么来了?我在这里好好的,你回去吧!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照顾好自己。”  这不分明是雪的声音吗?雪母正疑惑着。正在这时,忽然看到七只小牛虻飞了进来,凶神毕露。有的手里持着七八寸长的尖刀,有的拿着棍棒,有的徒手怯怯地站立着。  “说吧,今天该怎么解决?我们每天供你吃香的,喝辣的,你现在还拐走我的女朋友!”其中一只大一点的牛虻大声怒喝。  “我不是已经给了钱吗?我没拐你的女朋友,是她愿意跟着我的。”雪辩解道。  “呵呵,那点钱还不够给你自己打牙祭。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啰嗦,我宽恕的期限已到,进了这个游戏圈,你必须遵守游戏规则。伙伴们,上!”那牛虻头儿已显得不耐烦,根本不容辩解,说完已经把尖刀刺向了雪。  “你 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  雪来不及躲闪,根本没有招架之势,随着尖刀被拔出而倒在血泊中。那七只牛虻很快就在灰蒙蒙的夜色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母如梦初醒,眼泪已不属于她自己,顺着她的脸颊汹涌而下,捶胸顿足也已无济于事。   (七)  处理完雪的后事,雪父夫妻和女儿一起来到为雪新增的坟头。当香柱的一圈轻烟伴着风儿袅袅上升时,夕阳已经把天空染得通红,蹦跳了几下, 一头栽进了山头的落叶林中。雪母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伤痛,一屁股栽在坟前的水泥地上。雪父猛抽了两口烟,长长地叹了口气,皱着紧锁的眉头,拉了拉妻子毫无血色的冰冷的手,“我们走吧!”  “妈,回去吧!”女儿一路搀扶着蔫了叶的母亲,摇晃在下山的路上。   共 36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青少年癫痫大发作的护理有哪些

上一篇:踏莎行3

下一篇:水龙吟清明忆古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