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神灵诀第七百零五章一语成谶

发布时间:2020-01-26 07:31:40 编辑:笔名

神灵诀 第七百零五章 一语成谶

木名二人一路走来不紧不慢,多是在观看这里的景色。

这里和外界并无不同,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法则似乎更加凝固,有时候让人感到一丝丝束缚。

这里的力量并非是神能,而是意念和神识凝聚的精神力量。

木名感觉自己的身躯逐渐适应这里的气息,似乎不久之后,自己的身躯就可以凝聚,当然,现在木名感到了压迫,这是激发自己的潜能的压力,逼得自己时刻激发自己的意念,不然会被压塌。

王元一双眼睛绽放紫色光芒,有神光飞来,融入他的身躯之中,他也在适应这里的气息。

“遇强则强,便是这里的法则。”王元道,他受到的威压比木名大太多,这也是为了限制这些高阶修士,否则若是他们大肆屠杀,恐怕这里就会失去了平衡。

王元似乎只有和木名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话语才会多一些,倒是让木名安心,王元走出了那悲伤之事。

木名道:“可曾看出什么没有?”

王元道:“之前那场战争怕是为了这里的开启而发动的!”

“血祭?”木名愕然。

王元颔首:“这里的法则之后有血腥味弥漫,别人或许看不到,但是这双眼睛对血腥气息极为敏感!”

木名默然,随后才道:“只是这么做的代价也太大了!”

王元却摇头:“优胜劣汰,用他人的鲜血和生命浇灌一些希望的种子,或许未尝不可!”

木名再次沉默,战争能改变很多东西,包括王元的心性!

二人沉默着前行,各有心思,不过不多时候,却听见前方有打斗声。

二人悄悄潜伏过去,见到一些人在争夺什么,似乎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出现。

隐隐间看见虚空之中有黑洞出现,一根一尺有余的银白色针状之物在半空旋转,发出波动,刺穿虚空,然而此时却被一条碧绿的树枝定住。

而在那下方则是有数人在厮杀,彼此出手极为狠辣。有一个修士半只手臂都被扯断了,只有空荡荡的袖筒在飘摆着。

不过并无鲜血流出,这里是精神力构建,所有人都是如此,和肉身并无关联。

木词在这些人中,他身后有两个木族子弟,他们护着他,木词念念有词,不断催动身前一把木剑,那木剑飞转间要斩杀敌手。

不过他的对手也不差,是两个星空来客,不知是何界而来,只是他们身外有莫名波动降临。

“莫说是外界之人,就是中央大界之人我也不惧!”木词一剑斩落,木剑放大,好似一块门板,将虚空都压塌。

那两个修士大惊,纷纷催动自身宝物对抗。

一人使出了一根长鞭,虽然是鞭子,不过却好似长矛,无比坚固,此时抵住那木剑,而另一人则是驱使一块戒尺,那戒尺急速变化,好似一根木棍在旋转,朝着木词而来。

木词微变,因为,只是刹那的功夫,那两个木族子弟就被那戒尺灭杀了,眉心都被洞穿,身躯随之碎裂,宛若瓷器。

“打神尺!”木词低声道。

那戒尺的主人是一个女修,此时开口:“这是仿造法界至宝的灭神尺而制造的宝物,威能远远不如那柄至宝,现在不过是我轻轻催动罢了,到底是土著,哪怕是木族之人,也是如此!”

木词闻言,反而笑了,道:“或许这句话对其他人有用,但是对于……木族,你们还是要有敬畏之心!”

他的眉心有纹路出现,那是一株碧绿的烙印,这烙印出现的刹那,眉心飞出一条条锁链,那些锁链发出声响,而奇怪的是那戒尺尽让跌落在地了,很不可思议。

那女修大惊,发现自己和那戒尺的来袭被斩断。

“居然是中央大界的封印之术!你们怎么会!”

与此同时,那锁链贯穿而去,将那长鞭也锁住。

那长鞭主人身躯虚幻,因为被那锁链怅然住了,而且一枚枚符文烙印出现。

“快,这是要封印我们的魂魄!”那修士大急,此时那女修要过来帮忙,不过也有锁链缠绕而来。

木词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淡淡道:“外界之人,对我木族而言,不过是一群奴才罢了,木族早晚要打出诸天,要降临在神界!”

那两个修士无暇理会,也不知木词此时心中的豪气。

他们只想着挣脱这些锁链,这些锁链好似专门针对他们这些人,这让他们感到恐惧。

“可惜了他们二人!”木词此时独自一人,但是丝毫不惧,他旁边的木族子弟已经被灭,短时间内无法聚集神识出现帮助他。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木词突然感觉耳边传来破风之音。

他猛的回头,却见到两道血色的光束冲击而来。

几乎是眨眼之间,他就避开了,不过也因此,那些锁链挣脱了。

那两个修士大喜,不过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帮助他们,就感觉周围鬼气弥漫,他们开始恐惧。

一个全身带着鬼气的修士走来,手中持着一张石弓,有一破碎的箭羽搭在石弓的弓弦上。

好在那修士只是朝着他们淡淡点头,他们见此,反而放心戒备。

木名一箭射出,直奔木词,箭身璀璨,好似利剑,带起波动,大风作响。

木名可不会手软,这家伙实在过分,此时有机会,木名绝对不会放过。

王元也是如此,二人修为基本差不多,虽然是木族血脉,但是王元的血脉也古怪。

此时交手,风雷打坐。

木词眉心不断有锁链飞出,要勾走王元的元神。

但是王元血瞳闪烁,每次都有古怪的符文压制。

木词召唤那半空的小树,气息大涨,那针状之物要飞走,不过被那二人禁锢,他们眉心飞出符文,开始镇压!

王元二人打得难分难舍,而且木名不断干扰,那箭羽他根本无法将它斩碎,而且那箭羽如有灵性,不断穿梭,似乎不将他射杀誓不罢休。

“我们也来助二位一臂之力!”两个修士心中也有怒气,此时有了帮手,自然不会迟疑。

一根长鞭重新被祭起,带起柔和的力道,但是却死死将木词缠住,而且悄无声息,木词有心躲避,但是周身四周都被堵住。

那女子手持戒尺,直接将木词的眉心那里的气息封印,使得他短时间内无法召唤那些锁链。

之前木词可以对付二人,但是此时有了王元相助,木词的力量无法分散,这才无可奈何!

“我恨啊,你们等着!”

木词大吼,但是身躯被那女子打碎。

那女子的戒尺化作巨大无比的木棍直接砸落,木词的力量又被王元克制,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木棍落下来,避无可避,因为那鞭子缠住他。

轰隆一声,木词的身躯炸开了,那身躯碎片被那戒尺中的力量点燃,化为光点。

最后,只有一声凄厉的嘶吼在激荡。

虽说无法将它灭杀,但是那种死亡的痛苦却是真实的。

现实中,木词从入定中醒来,不过却大口吐血。

接着陷入昏迷之态,他的眉心有血光,而且裂开了,他的元神都陷入枯萎之态。

虚化界中,木名收回了弓箭,轻声道:“还真是被你说对了,真的是短命鬼!”

王元发出笑声,“见到一次杀他一次!”

木名赞同,虽然是同族,但是对他木名没有半点好感。

唯一担心的就是木凌志干预,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毕竟他的修为和年纪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的儿子的事情,若危及性命,他是不会出手,这是修真界不成文的规定,要给小辈历练。

那两修士上前来,躬身行礼:“多谢相助,否则我二人的元神都要被束缚,到时候只得自我毁灭方能解脱了!”

随后,那二人一招手,半空中那巨大的针状之物飞来,被那鞭子和戒尺共同压制!

两个修士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点头,而且那女修将那东西送上:“这是两位应得的!”

王元摇头:“无需如此,顺手而已!”

那女修则道:“这是灭魂针,针对魂魄极为有效果,我二人手中的打神便和打神尺都是这类东西,不过被此地规则镇压,否则也不会如此狼狈,至于这东西于我们而言,没有太多用处!”

另外一个修士也点头:“我们也不想和木族有冲突,只是那人太过可恶,居然要强行交易我们的兵器,我们不同意,又计算着夺走我二人的兵器,这才有了争斗,奈何此地有规则,所以无法奈何他!”

“还请手下!”

女修再次道,眼中有感激,自顾道:“我二人来自灭法界,虽然说不及两位的大世界,但是都属于外界之人,算是一个阵营!”

王元只好接过,而且催动秘术开始烙印,那灭魂针不断颤动,但是当感受到王元的气息之后居然安静下来,那两修士露出奇异之色。

“听闻血灵界擅长操控兵器,对于傀儡等诸多秘术有很大心得,看来此言不假!”

王元面容被血光笼罩,露出哭笑不得神色,不过却也只好淡淡点头:“这东西真能杀人?”

那女修道:“那要看灭谁了,这东西说是灭魂,但是也只针对那些魂魄元神不坚固的修士,但凡能够在此地穿梭无碍的,几乎无法灭,不过重伤他们倒是有可能,至少,让他们十天半月无法活动是没问题的!”

“那我放心了,回头我要试试!”王元漫不经心说到,木名却知道他的心思,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王元被木族子弟在背后插刀子,一直耿耿于怀。

“那么告辞了!”王元开口。

那女修迟疑片刻,最后说:“可否同行?”

木名却道:“我二人独行吧,不然那木族子弟会追来,到时候给你们添麻烦,实不相瞒,之前就和那木族子弟有过节!”

那女修迟疑片刻,只好摇头作罢了,他们虽然是外来者,但是也不可能肆无忌惮。

事实上,来此的多半是探路者,实力不怎么高!

两人只好告辞,不过最后女修道:“两位不妨去那前方看看,这灭魂针就是从那里被带出来的,听说有精怪在那里出没,似乎在挖掘什么!”

说罢,两人也离开了此地,他们元神受到攻击,需要静养!

木名二人谢过,随后朝着远处奔走而去!

长沙老年康复医院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看病贵吗
陕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梅州白癜风治疗价格
呼和浩特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