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3:41 编辑:笔名

陶亦然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女孩,大学毕了业,找了份不错的工作,日子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大喜大悲的,匆匆过着自己的平凡日子,看似云淡风轻,就像她的人一样。  殷子放呢?闲适逍遥,三十出头的人,也应了那句“三十而立”,而立之年的他确实有了一番成就,但一向无拘无束的他留给别人的总是那琢磨不透的背影。经历了很多,殷子放显出的不仅仅是成熟稳重,还有一份忧郁,和一种说不出沧桑感,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每个人都这么说。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同的城市,不一样的人生,截然不同的经历,接触不一样的人,但就是这么两个人却莫名奇妙地遇上了,并且莫名其妙地纠结上了,一切都是莫名奇妙的。  殷子放是属于游离型的,想出去旅游就出去了,总是自在的让人痛恨。莫名其妙的,殷子放心血来潮地参加了一次历险旅游,也确实历险了,差点没能回来。终于被“营救”,却已成了风云人物,无奈接受访谈。一样甚至异样云淡风轻的殷子放,云淡风轻的态度,云淡风轻的谈吐一下子就吸引住了陶亦然。次,陶亦然有了小女孩的心思,这颗种子悄悄地栽进了陶亦然的心中。  朋友忽然很神秘地让她去一个地方,说有意外之喜。这意外之喜让陶亦然整个晚上都处于莫名其妙的甚至懵怔的状态。她见到了殷子放,那个云淡风轻般地男人,云淡风轻的坐着,云淡风轻的谈笑,就像梦中的人物一样。  事后,陶亦然竟吃惊的发现自己甚至没能看清殷子放的摸样,眼前只有一片轻潮。朋友好像早有预谋,也仿佛早已知道什么似的,不期然地给了她一张纸,上面是一串数字,陶亦然没能疑惑多久,朋友就好似看好戏似的说:“知道吗?次见到殷子放我就想到了你,你看他总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样子,是不是很像某人啊?”  “谁啊?”陶亦然仍旧不在状态。  “我说大小姐,你也太那个了吧,自己什么样难道自己不知道吗?”  “我什么样啊?”  “去看看殷子放,就他那样。”  “怎么会,他,怎么说呢,这个男人身上有故事,也是一个谜。”  朋友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嘻嘻笑开了:“那不正好吗?你不就是喜欢这类型的吗?光想想你们站在一起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陶亦然始终没能明白朋友在乐呵什么,感觉自己就是在被她开刷。  “还不明白,真迟钝,两个云淡风轻的人,还站在一起,你说我的眼前是不是就白云飘飘了,云淡风轻啊,呵呵……”  陶亦然彻底晕倒,什么跟什么啊!,无论陶亦然怎么死缠烂打,甚至软硬兼施,朋友仍是一个字也不吐她是怎么认识殷子放的,一切都是莫名其妙的。但就是这么认识了,就像鱼和飞鸟就这么不期然地遇上了,没有理由。  有了殷子放的号码,陶亦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了,总是捏着手里的数字,却又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整整挣扎了将近一个星期,陶亦然好似上战场似的拨通了那个电话。殷子放的态度淡淡的,费了一番口舌他才想起陶亦然是谁。当知道是陶亦然的时候,殷子放好像很自然地,又好像很随意的说道:“噢,那个梦游女孩啊!”陶亦然当时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看来自己那天真的是够晕乎的啦,看来朋友一点都没有夸张。  就这样,算是真正的“认识”了,接触后陶亦然才发现殷子放真的是一个很直接的人,那天已经够含蓄的了。殷子放呢,他当然是知道陶亦然的想法的,但陶亦然没有说,他就感觉没有说破的必要,对陶亦然的态度,依旧淡淡的,不温不火的。知道殷子放一向作息不规律,吃饭也总是凑凑合合的,所以落下了胃痛的毛病,陶亦然就时常叮嘱他按时吃饭,别总吃硬的、对胃不好的食物,还给他说了很多调理胃的方法,殷子放的态度无可无不可的,但总会礼貌地听完,但依旧没太大改变。  殷子放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人,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有点受不了陶亦然的唠叨,但久了也就习惯了,甚至有些缺不了的感觉。他们的关系也就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再往前进已显得无能为力了。陶亦然不知道殷子放到底是怎么看待她的,所以不敢太过冒昧,再加上女孩子的矜持,这样下来就过去了半年多。  寒假了,陶亦然鼓足勇气去了殷子放的城市旅游,旅游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真正的目地是去看看殷子放,她已想见他很久了,还有就是陶亦然想弄明白殷子放对自己的态度究竟如何,毕竟他们的接触也只是电话和网络,一切都还是有距离的,毕竟称不上真正的接触。殷子放抽空陪了她三天,那三天陶亦然过得异常快乐,甚至有些沉迷了。窗户纸捅破了,殷子放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很强硬,也很酌定,他说他是一个相信眼的人,眼有感觉就会不顾一切,但是对于陶亦然,眼太长了,他没有任何想法,自始至终,陶亦然甚至有些狼狈,虽然结果早有预料,但还是让她难以接受,她甚至难以再面对殷子放,所以匆匆离去,坚决不让殷子放送她,她害怕,害怕这一送就是陌生人了,她更怕自己忍不住在他面前哭泣,让他看见自己已埋下深深感情的心。  回去后,陶亦然有一段时间没再和殷子放联系了,一方面是怕尴尬,另一方面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又逾越了他们之间的防线。可是,心是可以控制得了的吗?再次见到殷子放,还是那么意外,陶亦然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甚至强迫自己漠视殷子放的存在,但在后还是无法拒绝殷子放相送的要求。  一路上,他们沉默了很久,直到殷子放抽完一支烟徐徐开口:“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很俗套的故事情节。”  陶亦然看着殷子放,今晚他显出了一份伤感,一份难以触摸的焦乱,还有一些迷茫。这让陶亦然惊讶,也让她心疼。  “我们是在我毕业后创业的时候认识的,眼我就喜欢上了她,那种感觉真的很难  说清楚,好像自己整个人的身心都跟着她跳动了起来,我们在一起整整五年时间,她陪我走过了创业的初期,也就是艰难的时候。可是由于我的性格,在商场上太锋芒毕露了,得罪了很多人,我们的生活开始岌岌可危,她也经常收到一些莫名的警告电话或短信,我们开始出现了矛盾。我出了一场事故,险些丢了性命,所幸捡回一条命,经过这件事,我知道我和她就要完了,不过她还是那么的好,一直照顾到我痊愈才离开,所以我很感激她。她走后,我开始改变了,我强迫自己处事温和,同时也让自己性子变了不少,也就是现在的样子,所以这并不是我原本的样子。”  陶亦然和殷子放都陷入了沉默,这样的殷子放让陶亦然忽生怜惜,她很想抱紧他,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她会一直在他身边,可是除了心疼地看着他,她什么也不能做,也不敢做。  良久,殷子放从回忆和恍惚中回过神来,又恢复了一贯的云淡风轻,仿佛刚才讲的只是别人的故事,陶亦然酝酿好久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出神地望着殷子放,他对上她的眼神,他们久久地望着彼此,被他的玩笑打断:“别这样看我,万一我陷进去怎么办?”  陶亦然低下头,掩去嘴角的苦涩,换回温暖的笑意。接下来的就是沉默,他们久久没有说话,但有久久无人提议回去,直到路人渐渐稀少,甚至好长时间不见行人的出现,殷子放才开车送陶亦然回去。  也许今天不一样的殷子放让陶亦然看到了一丝希望,也许是黑夜给了陶亦然勇气,她在转身回家的那一刻紧紧地抱住了殷子放,他们静静地相拥着,直到陶亦然轻轻地离去,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陶亦然走时的话“殷子放,请你记得,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永远都在。”应该感动吧,要不然殷子放怎么会感觉自己眼角湿润,这个细心的女孩知道自己一整晚都是在强忍着,所以还是给了他一个宽慰的拥抱,但是自己的心呢?是否有可以再温暖的一天,他还是不敢奢望。  陶亦然又开始了对殷子放的关心,这次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也不再是一味的温柔规劝,而是有些时候改为强硬的坚持,让殷子放只能无奈的叹气微笑,自己竟也有这么一天。但是心里呢,总是有那么一点甜丝丝的,他让自己暂时沉迷了下。假期里,陶亦然就直接把家搬到了殷子放的城市,一切都是为了方便照看殷子放的生活。  好多事好似在潜移默化地变化着,但也有好多事一直都没有改变。殷子放一直要找的还是眼的感觉,他的身边永远不缺乏的女性,但他找寻的脚步还是没能停下来,一直都在行走着。  “子放,你真的就那么相信眼的感觉吗?”  “是的。”  “是不是因为你遇到了她?”  前女友是殷子放的忌讳,尽管上次无意中跟陶亦然讲了他以前的事,但并不代表他们的感情陶亦然就有资格来评论,没人有资格来评论。  “你今天的话多了些。”  陶亦然感觉得出殷子放的薄怒,但在殷子放离开家的那一刻,陶亦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发问:“那你告诉我,眼是什么,真的就那么重要,你是觉得日久生不了情,还是你在害怕日久生情?”  “我就从没想过日久生情,这根本就不可能在我身上发生。”  “那么是不是就表示,你眼对我没什么感觉,以后无论我再怎么努力,无论我等多久,都不可能让你喜欢上我,对不对?”  “对。”殷子放顿了好久才说出这个字,只感觉嘴唇干涩,什么也说不出来,看着陶亦然倔强地强忍着眼泪,他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子放,你知道吗?她们一直都说我是个天真的女孩,总是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我不敢承认,那是因为我怕我一旦承认了,就代表我默认了我对你的感情只能是鱼和飞鸟的传说,永远无法在一起。我一开始就知道你对眼的重视,我错过了那眼,成了你眼中的梦游女孩。我一直想着眼就真的只能是次见到的那一眼吗,就不能增加它的长度,如果把每天都当作眼来看,就真的不能喜欢上吗?眼,你告诉我,你看到了我什么,你什么都没能看清我,就像我,甚至在次见你后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点点滴滴,真的就没能有一丝一毫流入你的心里。我不管你过去经历了什么,但那都过去了,对,你爱那个女孩,但那只是曾经,她已不是原来的她,就像你已不是原来的你,我们都已回不到过去,回不去了。如果,现在这是我们的眼,一次相见的眼,你会对我说停留吗?”  会吗?决绝的离去,现在的烦躁和不安,甚至没来由的生自己的闷气,还有那久久散不去的恐惧,自己真的已动摇了吗?次对自己来说已不再重要了吗?殷子放只能边喝酒边问自己。  陶依然呢?在殷子放说完对不起后离去了,她真的是绝望了,泪水仿佛也干枯了,剩下的只是凄然的微笑。颓然地离去,一切好似变了,又好似没变,只是那无神甚至突然变得淡漠的眼睛在诉说着一切都变了。  当殷子放第二天苏醒来仓惶往家赶的时候,剩下的只有一室的凄凉。殷子放忽然很想大笑,他笑了,笑得那么狂放,笑得指尖深陷手心,笑得狂奔而去。  有句话说得好,感情可以让一个女孩迅速成长起来,陶亦然就是,她变了,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朝气蓬勃,变得豪放大胆,也变得淡漠情感。殷子放呢,也变了,变得更加沉稳,但也变得冷漠少言,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不谈感情的人。  事情该结束了吧,缘起缘灭,一切都化为空,两人没有再牵扯下去的理由了,分开也许成了的结局,但老天还是想再捉弄下他们,因为他们之间的那根线始终还是缠绕在他们的手腕上,因为有情,就必然有相见的那一天。  闫颖还在绵延悠长地哭着,坐在一旁的殷子放只能无奈地坐在她身旁,深怕自己轻轻一动就会惹来她大小姐的暴力相掐,想想自己还在发痛的手臂,只能在心里不断地叹气了。终于殷子放坐不住了:“我说大小姐,你那位律师比我还忙吗,这都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我还要赶飞机呢,我看你还是换个律师吧,这人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你确定她行吗?”  “行不行,事后才知道,现在断言是不是早了点。”  从外面传来清冷的声音,接着就是沉稳的脚步声,没来由的,殷子放因为这声音心里开始发紧起来,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有些紧张的看着门口,接着就是呼吸一窒,整个人全身绷紧,当场愣住了,只是死死地盯着来人。  陶亦然也是震撼不小,差点收回迈出的脚步,但又很快换回平静的笑脸,说道:“闫小姐,如果我没记错时间的话,我应该是早到了吧?”  闫颖在陶亦然进门的那一霎那就换回了笑脸,她笑得有些虚弱:“是的,陶律师你确实没有迟到。”  陶亦然笑笑坐下,不理会殷子放紧盯着自己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无措,直接步入正题,很快就把事情弄明白了,她不想多做停留,也不顾闫颖的再三挽留,礼貌又态度淡然地离去。  “我一直在猜想,这么多年了,你应该会变得不少,至少能沉住得气,但你还是跟了出来。”  “亦然,我以为我们已成了陌生人。”  “我们是成了陌生人啊,只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陶亦然笑得很是淡然,甚至有些不在意。  “亦然,我们不是陌生人,我们曾经……”  陶亦然拿开殷子放猛然扯住自己的手,笑得还是那么淡然,但眼里已多了份疏离。   共 78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女性不孕
哈尔滨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