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帆的沉思给曾祖的曾祖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7:47 编辑:笔名

我曾祖的曾祖依然活着他忘记了自己的年纪

他的案头有一本厚厚的家规每天要我们背上几句

他的床头搁一包传家宝古老而神秘古老而神秘 一如我们家族的历史祖祖辈辈流传至今引以为荣外人皆投以惊奇的双目

一股发霉的气味自他的床头幽幽飘来使我分不清东西南北

老人曾驾着巨型帆船远航如今就搁浅在淤积的滩涂四周长满贝壳 一如我们累累的记忆

海在不远处咆哮吐着白色的泡沫岛似乎战栗

老人富有过被人抢劫过还做过强盗的奴隶得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面黄肌瘦 四肢乏力

他穿一件几百年前的衣裳在冬天的寒风里蹒跚而行迈着沉重的脚步

他摔倒了于是就让我们背着他枯瘦的身躯为什么却象大山一样沉重压在我略驼的背脊

老人凹陷的双眼似两口枯涸的深井严厉地审视着我们

老人黝黑的面孔如冬天龟裂的土地那是我每夜梦的主题

我只有偷偷跑出去玩几趟新奇的游戏还想采几朵不知名的小花植在开冻的泥土

老人希望自己继续活下去活下去——耳聪目明活下去——脚步矫健活下去——腰板坚实

总有一天我要对他讲烧毁那本家规埋掉那包宝贝吧然后与我们一起走一条未走过的路

我曾祖的曾祖依然活着他忘记了自己的年纪

睾丸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
昆明那个医院治癫痫比较好